企业博客网bokee.net www.bokee.net http://ienjoyjob.blog.bokee.net/  要么顶尖,要么下贱 打印此页

要么顶尖,要么下贱

http://ienjoyjob.blog.bokee.net    2018-2-18

 职业规划师 牧童

 

 

高考刚刚结束,有的人努力考试,有的人说高考有什么用?考上了也买不起学区房。
 
最近阶层固化这个词常常被拿出来说事,这个词扯掉了我们身上那层最后的温情脉脉的面纱,刺痛着我们脑子里那根最敏感的神经,以至于我有个朋友跑到我家:哭诉了一个小时她的焦虑。
 
阿静属于那种"有理想、有道德、有文化、有纪律”的四有青年,她生在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家庭,受到了当地一个四线城市最好的教育,从小她的目标就是考上大学,做个老师,安稳的过一生,等她考上了一个重点大学,她又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:成为一个博士,一个大学老师。为此她拒绝了我共同看美剧的计划,推掉了一份碧桂园卖楼的工作,最后因为考上了另一个城市的大学的博士,和男朋友异地恋实在恋不下去而分手了。
她的目标一个一个的完成了,在她30岁生日那天,她请我吃饭了,点上蜡烛的时候她宣布:我评上了副教授!掌声、欢呼一拥而上,那一刻她真是比烟花还灿烂。她带着胜利者独有的那份心疼,恨铁不成钢地对我说:“当年要你和我一起考博你不考,你就是这样,太爱玩!”我嘻皮笑脸地看着她:“我这样的人就该当当绿叶,来衬托你们红花呀,给绿叶一条生路吧!”她瞪着我摇了摇头,眼底却流出了笑意。
 
就这样一个三观正、够努力、正能量爆棚的人居然也焦虑到要哭了,听听她都说了些什么吧:
 
好不容易进了大学当老师又怎么样呢?成天为论文、为课题累得像狗一样,拿的钱也买不起学校旁边的学区房;从小努力学习究竟是为了什么呢?还不如那没上大学的同学当网红挣得多;最后她说,以前小时候家里虽然没什么钱,可在当地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本以为自己比父母要努力,能成为精英,结果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!
听听,典型的中产焦虑。
 
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她,大部分人的人生在出生的时候就决定了。比如你生在一个小山村,那么你就从走乡间小路开始,而且顶多有辆自行车。如果你生在城镇普通职工家庭,你已经走上了省道。如果你生在大中型城市的干部、企业管理者、知识分子家庭,恭喜你已经走上国道了,你还有了一辆车。接下来如果你生在官二代、富二代的家庭,你的好车就已经开上了高速公路。如果再上一些,你生在顶极官二代、土豪二代的家庭,你就已经坐上了直升飞机。
现在你们的目标都是在一天内到北京,谁先到?谁可能根本到不了?不用我多说了吧。这就是起跑线,现在很多鸡汤文说起跑线不重要。我只想翻下眼睛,说一个字:呸!任何时代起跑线靠前的人成功都是大概率事件,只不过在革命、变革的时代变低了些而已。
    
所以,对于那些在乡间小路上走的孩子,想上省道上国道上高速公路,首先要有一辆车,这辆车就是技能,技能如何获得?很简单,受教育。职业教育获得普通职业技能,高等教育获得相对较高的技能,虽然很多人说高考不好,读书无用,但绝大多数的人还是用脚投票,告诉我们受教育是从底层上升到中层的一个最重要的方法,阿静你已经基本完成了这一点。
    
但是,阿静啊,你的努力只够你在国道上跑得快一点,你要是一不留神翻了车下到了乡间小路上那才是惨啊,你从四线城市来到了一线城市,站住脚了,还想怎样?!想上天做神仙么?!
 
阿静正气凛然地说:我就是想上天怎么了?!王候将相宁有种乎?!
 
连这句话都冒出来了,我真想一口气把她吹上天!
 
阿静啊,你真不听人劝,你想上天是吧?这是要开挂的节奏,也不是不可能,但要付出非一般的努力哦!
 
        第一条路,向上,做到顶尖。我一个朋友从年薪三万五年做到了三十万,没有别的本事,就会做PPT,你说这也能叫技能?这个谁不会做?可老板就用她的PPT,老板的思路、习惯、莫名其妙的小嗜好都能被她一丝不苟地贯彻到PPT里,老板上哪都带着她,她也因此获得了很多机会,有一天她脑羞成怒地对我说:知道公司的人私下叫我什么吗?P姐!我笑得花枝乱颤地说:你这是人红是非多,谁要你是靠PPT起家呢?
 
到后来她跳糟了,说来也怪,新老板还是喜欢她的PPT,看来她这P姐的帽子是一直要戴下去了。
 
所以呀,阿静,你要是能把论文写到同类论文的前百分之十也行呀!说白了,靠手艺吃饭,学艺不精怎么成精英?!
 
第二条路,向下,做到”下贱”。你能做人家不愿、不屑、觉得丢脸的事不?
 
两千多年前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,在你看来是个励志故事,其实在我看来是个下贱到无底线的故事,勾践为了取得吴王夫差的信任,夫差病了,勾践去尝他的屎,夫差出门,勾践就去拉车,凭着这样的无底线24小时贴身服务,夫差放过了他,他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和动力。
 
为什么能力并不强的人却出乎意料地发达一文中4年经营额近2000亿元、相当于2010年山西省财政收入的丁书苗,只有小学文化,就是从替领导洗内衣起步,走上她的发达之路的。
 
我有两个老乡是兄弟俩,都没有考上大学,在农村务农。后来,哥哥先去上海做沙石生意,赚了很多钱,1年后弟弟也去上海做同样的生意。后来哥哥的生意越来越少,弟弟的生意反而比哥哥好。弟弟后来对我说起他的成功之道:我哥这人受不得一点委屈,也不愿意干那些不起眼的活儿。比如有一次一个客户故意要我为他擦皮鞋,我毫不犹豫地擦了,我哥就做不出来。再比如那些容易赚钱又好做一些的项目都被大公司拿走了,我们只能从别人看不上的脏活、累活、“下贱”活儿做起,可我哥很多时候不愿意。
 
看,这是不是一条出路?当然这条路要把握住火候和自己的心态,不然就和祁同伟哭坟、挖花园是一个效果,还整天唠叨着要胜天半子,这是魔症了,走了极端。
 
说完这些,阿静沉默了,哭丧着脸:这么说是我现在的努力还不够?或者是脸丢得还不够?
 
我同情地点头:不然怎么有个词叫知足常乐呢?!
    
不过还有第三条路,现在很多鸡汤文说不可取,可我觉得也是一条路,阿静眼睛一亮,抓住我:是什么?
我神秘地停了下来,阿静瞪着我说:别神经!
 
我笑着说:好好陪孩子、培养孩子。
这算什么?!
 
怎么不算?特朗普的爹、希拉里的爸不都是中产、小企业主么?!你以为突破阶层一辈子就够了?!
 
所以,阿静啊,我又要启动唐僧模式了:
 
也许你有时会觉得很累,
 
也许你有时会觉得很丢人,
    
也许你有时会觉得很绝望,
    
也许你就像《月亮和六便士》中写的:我拼尽全力,过完平凡的一生。
    
然而你难道不觉得,即使你对未来不确定,即使你预感到结局可能不完美,但你一直在拼命顶尖地打造自己、或拼命”下贱”地找出路,你的人生已经不平凡,已经很精彩了!

       不是吗?!